Kybeth

爬墙超快⚆_⚆

【双波】暗光

杯莫庭:

*背景-TFP结局


*一切的不科学都请强行科学


 


暗影空间真正的可怕似乎在于永无止境的孤独。


第十三个地球日,声波在暗影空间内的报应号上已经整整待了十三个地球日。这些天来,当他发现自己的活动范围仅限于报应号后,就不知道走过多少遍这艘本来熟知于心,后来却因工作而有些生疏的战舰的每个角角落落,每一个工作台、数据板、设备仪器都已能在他中央处理器里完整呈现。


领袖卫队派来守卫在外的人偶尔会进入战舰,像是参观般在曾经重兵满布的狂派战舰上自由走动,走到他的眼前,或者直接穿过他。但他却像死魂,断绝了一切与生的世界有关的联系,能够感应而无法被感应。


可见,却无法触及,是多么绝望。


声波曾经的沉默寡言让很多人误以为他除了绝对忠诚外没有自我情感模块,长期以往的隐藏情绪让他变得像是只会听从与行动,但实际上都只是因为他没有表现出来。


所以,在这个弥漫着死寂的空间里,声波第一次感受到了名为寂寞的情绪。


 


清脆的脚步声响起,震荡波不必回头看也能知道是谁。


距离狂派战败已经过了十三个地球日,这些天他带红蜘蛛回到他众多秘密实验基地之一,重新解锁启动这里的仪器设备,恢复了一座太空桥的运作,指挥红蜘蛛和赛博坦上残余的霸天虎将他们的首领威震天的躯体打捞回来存放,并同时进行着克隆巨狰狞的工作。


还有一项工作,至今未有进展。


寻找战斗中失踪的声波。


“Shockwave!”意料之中来自红蜘蛛的怒吼响起,震荡波看着依旧没有回应的显示屏,低低叹息,截住了对方接下来的话,“每天你都在催促我进行复活威震天陛下的工作,但是我告诉过你,首领的复活几率微乎其微,而且如今克隆巨狰狞才是首要工作,残余的霸天虎部队并不多,即使复活成功,难道你想让威震天陛下成为光杆司令吗?你的要求不……”


“够了,不要跟我提逻辑!”红蜘蛛气恼地打断他,“那你不去复活巨狰狞守在这里看什么?还不放弃寻找声波?已经十三天了,没有一次你的通讯信号得到回复,说实话,与其找一个不知死活、凶多吉少的人,不如实际点,着手首领的复活!”


“Starscream,请注意你的言辞。声波是威震天陛下首席情报官,他的地位独一无二,对于领导复兴霸天虎极为重要。并且我相信以声波的能力,他不会这么轻易就回归火种源。”


“啊……这当然是任你说的……很好,Shockwave,你说服我了,”红蜘蛛的话语几乎是咬牙切齿,随后突然恢复了以往的狡黠语调,甚至有点笑意,“但愿这也能说服你自己。”说完,他离开了实验室。


这句话没来由地让震荡波火种一寒。他火种深处是清楚的,声波若活着,不会不主动找他,现在就连发出去的通讯也没有回应,即使不愿承认,但红蜘蛛的话的确让他从“声波一定活着”的幻想中醒来。毕竟,就连他与声波共事这么多年,也没有侦测到声波或者激光鸟的机体信号。


但他始终不愿放弃。


 


 


声波不是没有想过离开。


没有人会喜欢被囚禁自由,当然也包括他,何况,外界还有许多令他牵挂的事物。


他试过打开环陆桥,违背空间原则的通道无法进入;他试过联络外界,看到漆黑一片的战舰主视屏时才想起战舰已经被震荡波封锁,包括屏蔽信号;他试过来到战舰的各个出口,无一例外漆黑一片,摸上去似有一堵无形的墙阻隔,就连复苏的赛博坦也无法看见……


他记得当时是出现了两座环陆桥,自己才会进入这个诡异空间,只要有另一座环陆桥就可以离开,但是很显然,没有任何人的帮助,他无法做到。


因此声波对于离开已基本不抱希望。


不用像以往那般工作的他现在有无数空闲时间,他会试着去想一些以前从不会想,也无暇去想的事情。比如,来到击倒的工作室,他会想起很久以前医官对他发出的机体抛光邀请,他当时拒绝了,而现在他看了看自己有所磨损的机体,开始考虑起这个建议。


从这里出去左转,就是他认识最久的同僚震荡波的实验室。


震荡波。声波在处理器中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对于这个共事已久,默契合拍的搭档,声波多少抱有些不同的情感。他突然想到,震荡波在最后一役中逃离,那么,会不会……?


声波说不清为什么自己只会对他有希望寄托,但在火种内总隐隐地觉得,如果有谁会来带他离开,那个人只会是震荡波。


也许是对多年同僚的信任。声波这样告诉自己。


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和谈话声,声波难得好奇地走了出去。


“……这里气氛真是不好啊,看两眼没什么异常咱们就出去吧。”是烟幕。


“虽然我觉得巡检工作不能轻视,但我同意你。”是大黄蜂。


声波就站在他们面前,静静听着。


“我怎么觉得有人在看着我们……”烟幕作势打了个冷颤。


大黄蜂接了上去,“别忘了,这里确实有人。”


“对哦!这沉船上面还有一个亡魂在飘荡呢,哈哈。”烟幕开玩笑道。


沉船。亡魂。声波的感情模块在运作,这种恼怒的情绪,也许很久都没有过了。


“你说他在干什么呢?这么无聊。”


“我猜啊…他在用激光鸟打游戏?”


“哈哈哈!Bee你很幽默嘛……”


笑声渐渐远去,两个汽车人离开了。


声波握拳,又放开,一遍遍让自己冷静下来。毕竟他也什么都做不了,何必因为敌人的笑话动怒。


不过,用激光鸟打游戏?


这句话似乎提醒了他,他看了看自己胸前的激光鸟,想起很久以前,震荡波曾传了一份文件给他,而他从来没有看过。


他取下激光鸟,调出自己储存库里的文件,用激光鸟充当显示屏,打开了它。


《震荡波原创-逻辑训练一百题》


“……”


好吧,看在无聊的份上,用来打发时间也未免不可。


 


震荡波突然想到,无法监测机体生命信号并不一定意味着死亡。如果声波仍在报应号上,那么也有可能是信号被屏蔽。


无谓的猜测只会浪费时间。


击倒正在欣赏自己新喷的涂漆,突然收到一封加密通讯,熟悉的信号代码让他选择离开了汽车人基地到外面去接听。


“Knockout,声波的下落。”


“Well Well,看看这是谁,Shockwave?真是稀客啊。不过,你怎么就确定我会告诉你,而不是把你的位置信息曝光呢?我可是墙头草啊。”


“你不会。如顾及昔日霸天虎情分,请告诉我。”


击倒轻笑一声,没有再和他废话,“Well,报应号,暗影空间。”


说完,他终止了通讯。


震荡波思索着刚得到的信息,他转身问刚回来的红蜘蛛,“Starscream,对于暗影空间你了解多少?”


“你是说声波在暗影空间里?噢,真是苦了他。”红蜘蛛假惺惺了一句,还是将那次遇到暗影空间的相关告诉了震荡波。


震荡波点头表示了解,在他往基地外走去时,红蜘蛛在他身后凉凉地念叨着什么,其中词句无非还是对于他寻找声波的冷嘲热讽。


面前被一片阴影笼罩,红蜘蛛一抬头就看见不知何时来到他面前的震荡波,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又被对方逼了上来,距离近得可以从对方暗红色的光学镜中读出对方的情绪。


“我想找,你有意见吗?”


 


震荡波再次联系了击倒。


“What?你还要我帮你?!Shockwave你不要得寸进尺!我肯告诉你声波的下落已经是……”


“你可以提任何交换的要求。包括未来所有的抛光。”


“可恶,这么诱人的条件……不行,我已经加入了汽车人,要有原则!”


双方静默了一会儿。


“呃…看在以往情分上,如果加上汽车全套护理或许可以考虑。”


震荡波叹了口气。“成交。”


 


“九十、……下列三个人中,只有一个人说了真话,请问是谁?A、红蜘蛛 B、声波  C、击倒   参考答案:B”


声波看着又答对了的一道题,火种中化开浓浓的无奈感。这么多题都是以霸天虎成员为主角出题,正确答案却都是威震天或自己,他不大明白震荡波的意思。


从这些题目中,他似乎对于震荡波有了更多的了解,相处久了就会知道震荡波和自己一样,表面上的一本正经并不是全部,就如同这些题目,字句中无不透露着作者的私心。


如果说私于威震天是属下对于领袖的忠诚,那么在众多同僚中私于他,又是出于什么呢?


真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声波又看看之前那些题目,轻轻笑了笑。


 


外面传来沉稳的脚步声,声波从题目中抬起头。这次又会是谁?


“Soundwave。”


听到这个声音,声波浑身一震,瞬间的呆滞过后,马上放置好激光鸟,不再步履优雅,几乎算是冲了出去。在战舰指挥厅,他看见了熟悉而萦绕中央处理器的身影。


果然是他,震荡波。


声波缓下脚步,一步步靠近震荡波。对方独特的红色光学镜总让他觉得,对方正在看着自己。虽然他知道于震荡波而言所面对的不过是空气。


他和他明明只有几步的距离,却远得隔着一个空间。触手可及,却又可望不可即。


震荡波似乎感觉到面前的空气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不论是否错觉,他都当声波真的就在那儿了。


“我知道你在,听我说。明天这个时候,我会和击倒分别开启环陆桥,你需要站在你失踪时位置上,等环陆桥开启,走进去,就可以回来了。”


他想了想,来到主视屏前解锁战舰,启用了广播。


“重复。Soundwave,我知道你在……”


声波看着他重复了整整三遍。他默默点头,无论对方是否可见。


随后,他目送震荡波离去。


震荡波的到来,在意料之中,又出乎意料。他不能不承认,当看见震荡波时,火种深处出现了一种名为惊喜的情绪。


 


暗影空间内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因而声波自我设置了一个倒计时,一分一秒地等待明天的到来。


这样的事放在以往,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通知红蜘蛛按照指示坐标开启环陆桥后,震荡波示意击倒,后者切换影帝模式,慌张地向汽车人基地里留守的烟幕请求开启环陆桥。


两座环陆桥同时开启,绿色的光芒照耀在震荡波身上,他站到环陆桥前,伸出手,看着那只纤细的手从环陆桥后面渐渐伸出,化为实体,搭上了他的手,不久,声波的身影从里面完全出现。


“Welcome back。”


震荡波开口了,他的声音里带着些许浅淡的欣然。


随后,他看见声波的面罩上显示出了一个“Thanks”,这显然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怔了怔,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轻轻摇头,“不用客气。”


正当声波想要和他一同离开时,震荡波却没有动作。他疑惑地回头,投去询问的目光。


震荡波的声音里似乎带有迟缓和遗憾。


“但是,由于你在暗影空间内停留时间过长,机体分子已经和空间融为一体,如果空间贸然失去一部分,其崩溃的后果将无法想象。”


声波颤了一下,瞬间意识到了什么。


震荡波继续说着。


“所以,我必须代替你,进入暗影空间。”震荡波说完,慢慢地放开他的手,像是不舍,但最后仍是转身向环陆桥走去。


“不。”


火种一瞬抽搐似地疼痛,声波清晰地听见自己发出了一个单音节电子音,猛地转身,身体快速反应,伸出手去,想要挽回对方。


然后,两座环陆桥同时关闭,声波的手落在了震荡波肩上,后者回过头,头上兔耳一样的天线抖了抖。


随后,声波在一天内见到了第二次对方罕见的,似乎带着点得逞的笑意。


“Kidding。”


 


声波打开环陆桥,设定坐标为震荡波实验基地前方一段路处。到达后,两人都很默契地没有变形,而是并肩走在路上。


我没想到你会有如此任性的一面。


声波用传讯式交流说道。


“任性?真是个奇妙的形容词。也许在你面前,我才会这样吧。”


双方都静了下来。


“其实刚才我的话完全不符合逻辑,你居然还信了。”


过了一会儿,震荡波开口道,语气平静得像是无事人。


声波没有理会他。这个反应像是在震荡波意料之中,他权当是对方被戏耍后生闷气,也就没有再说话。


又一段路的沉默后,接近基地,声波停下来,习惯性地用传讯式交流发问。


你为什么会来找我?


“我想找。”


仅此而已?


“是。没有命令,没有委托。”


那么你的动机又是什么?


震荡波直直看着他,“非要刨根问底吗?”


“那么你,又为什么会相信我?”


声波沉默了。在他长出一口气,似乎打算坦白时,震荡波搭上了他的肩膀,截住他的话,语气肯定。


“正如你所想。”


-END-

评论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