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beth

爬墙超快⚆_⚆

【杜铁】Transatlanticism(上)

DoomTony毒安利:

*飞来横祸的假结婚
*极有可能演变成一场跨国gay chicken


好久不写比较轻松向的文了,简直忘记手感。


标题随便偷的,来自Death Cab for Cutie一首歌,是一个生造词,意思是跨越大西洋的异地恋以及随之而来的复杂情绪(((咦


背景内战2前&请假设Doom依然是拉特维亚国王。






Transatlanticism


 上




“天杀的混球,你一点儿也没看任务简报,是吧?”Maria Hill,死神的镰刀尖儿,孟菲斯特的信使,某运作模式活像个犯罪组织的国家安全机构的头儿,如此对Tony Stark劈头盖脸一顿训斥。




“有什么需要我留意的?这甚至不是一个复仇者级别的任务。你是认真的吗——你瞧那小姑娘!那细胳膊细腿!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从喉咙里吐出光晕来。能量级别大约相当于一瓶除尘喷雾。要我说,你行行好,哄哄她、请她喝点儿见鬼的蜜桃气泡水还是什么。人家兴许也就是在家里受了点委屈,才跑到大街上兴风作浪。”




Maria没好气地啧声,转而往Victor von Doom的方向一甩脖子。“她有对你说什么话没有?”




“没印象。”Victor,穿着一身丢了外套的西服套装,额头上磕破的小口子结着星点血渍,抱着一个汉堡王外卖纸袋,一刻不停地从里头掏出薯条送进嘴里。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现场?你和她什么关系?”Maria往墙上一靠,抱臂俯视他。




“没错,”Tony有样学样,也交叉起臂甲来,背部磕在水泥墙上砰地一声外加连累几块石灰,“怎么又他妈的是你?你是出来逛街喂鸽子还是怎么的?”




Victor朝他扬了扬汉堡王的袋子;Maria狠狠剜了他一眼。




“你被逮捕了,又一次,”她宣布,“还有你,别给我跑。她有对你说什么不?”




“小家伙嚷嚷个不停,说的又是些胡话,我哪有心思在乎她说的啥?”Tony悻悻地收回刚迈出去的右腿,“也就是什么钢铁侠和毁灭博士还不如赶紧滚回老家结个婚,好离她远点儿别碍事之类的吧。”




“我的天,”Maria的表情忽然就像是有五百个九头蛇份子排队来神盾自首,而她在一旁忙着放庆祝烟火似的,“我好高兴啊,Stark,你要完蛋了。”




---




“所以。她是个刚觉醒的异人。”




“正确。”




“她的能力是使人对她给出的命令言听计从,否则就会在72小时后突发心脏病死亡。”




“嗯哼,她父母就是这样不小心没了的。可怜的孩子。”




“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一早告诉我?”Tony暴跳如雷,在神盾的大理石地砖上连跺了四个坑,双手把头发揉成了一团风滚草,“我现在真希望她说的是‘你怎么不去捅死Maria Hill呢’。”




“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呢?我给你发了报告了。”




“Hill局长给您发过报告了,”FRIDAY凑在他耳朵旁边汇报道,听上去和真情实感的嘲讽没有什么区别,“我提醒了您;您叫我闭嘴。”




“噢,闭嘴吧。”Tony哀嚎,“为什么倒霉的只有我?其他人就一点儿麻烦都没有?”




“其他人都事先到母舰上领取了隔音设备。Thor忘了Sam听不见她说话,一锤子把他撞到脑震荡;她本想喊他蹲下的。”




“脑震荡又有什么不好呢。至少他永远不需要考虑美国-拉特维亚双国籍的申请程序。”Tony没精打采地窝进沙发里,把脸埋进手心,“这会儿我真希望我是先天听障人士。”




“是啊,”Maria同情地拍拍他的肩甲,“身为听障的你一定特别幸福。你会变成Clint Barton的死党;做上全美最大的助听器研发企业的大股东;最重要的是还能保持单身。”




“可不是吗。”




---




“在我们开始之前,两位有什么迫切的问题需要得到解答吗?”




“我最快可以什么时候离婚?”Tony抠着自己的墨镜腿儿,火急火燎地质问。




“唔,”Matt Murdock左手拿着他的阅读器,右手抱着Victor昨晚拿给他的拉特维亚婚姻法文件,“如果婚姻程序在美国完成的话,提出协议离婚的最早期限根据各洲立法决定;在纽约州要一年。而提出离婚诉讼之后,通常也需要6个月以上的等候期。在拉特维亚则没有最短的离婚申请期限;离婚的办理时间在6个月到数年不等。但鉴于毁灭博——Doom先生的身份较为特殊,一般的法律可能并不适用。”




“那很好,”Tony在桌子底下肘击Victor,“你可以第二天就宣布我们离婚,你可是国王,你想什么时候离婚就什么时候离婚。”




Matt清清嗓子,“事实上,我认为这在Gabriela Fulton小姐那儿可过不了关——”




“谁又他妈的是Gabriela呀?”




“Gabriela是你此刻痛苦的源头,Tony。”




“事实上,这在拉特维亚绝无可能过关,”Victor面无表情地抢过话题,“这是王室大婚。在我的子民看来,这是我的忠诚与厚爱的象征;若是轻易离婚,于你、于我,都是对个人形象的深重打击。更何况我代表了我所统治的一切,代表一个国家的尊严。我决不允许、也不接受轻率的对婚配协议的违约。”




“你什么意思,你要我和你相亲相爱如胶似漆永结同心白头偕老?”




“我的意思,”Victor双手合十,抵在唇上作沉思状,“是我们需要耐心等待,制造一个合适的借口,和平地、体面地宣布离婚。”




“我不喜欢这个主意。”Tony嘴角一抽,“你大可以说我把你甩了,或是我劈腿,我不在乎,只要能让我赶紧和你解绑,我甚至可以当众宣布我忽然发现自己是无性恋。”




“但Stark企业的股票不会喜欢您这个主意的。”FRIDAY忽然补充道。




“噢,闭嘴吧。”




---




Victor无亲无故;Tony同样。依照拉特维亚传统,长辈亲属的任务不能由朋友代劳,他们于是唯有共同举着红烛,穿过毁灭城堡前的百米红毯,被盛情围观的拉特维亚民众和看Tony笑话的损友们扔一脸天竺葵、雏菊和芍药,然后是签字仪式,宣誓,晚宴。作为国王和王室伴侣(“我的天,”Tony对着婚礼日行程列表上的这个词语尖声怪气地抱怨,“难道我是一本滥俗三流爱情小说里头的主角吗?”),他们还必须在日落时分登上城堡阳台,像见鬼的迪士尼王子与王妃一样假惺惺地对地面上的八卦群众们挥手致意。




“想开点,”FRIDAY在耳机里毫无帮助地开导他,“这大约是您这辈子最接近Iggy Pop的体验了。”




“谢谢你,你这类比让我更绝望了。我甚至说不清哪个更惨些:是像Iggy Pop一样变得又老又丑,还是嫁给毁灭博士。”Tony咕哝道,随即跟着Victor钻进前往婚礼会场的车里。他身着紧急定制的日间礼服,缎面套装的主色是与虹膜相称的深蓝,间或以白色襟花打破沉闷;深灰色宽领巾取代领带将纤细轻薄的翼领拢起,让他的脖子显得颀长清瘦,肤色也被调和得染上暖色调。而他的——呃,伴侣——同行人,令人惊讶地,竟身着一套铸了繁复雕花细节的昏灰色毁灭博士装甲,金属锐角打磨得圆润,被车内暖光映衬着反而显出几分柔和。他标志性的披风由深绿换作纯白,兜帽垂在颈后,露出他摘去了头盔、精心打理过的仪容。Tony忍不住多瞟了他几眼,艰难地咽下大约三十个关于是谁在婚礼上穿白色的玩笑,同时束手束脚地把自己贴在一边的车门上,尽量不去碰到Victor铺了半个后座的披风摆。




“我们这般的疏离说服不了任何人,”Victor见状叹道,“我别无诡计,你大可不必如此。”




“外头有差不多一百个超级英雄盯着你,Victor,我诚挚地提醒你,真要闹起来,最后下场难看的可不是我们。”




“在婚礼现场构陷你,我又能收获什么益处?这里是我的国家,在现场为我们欢庆的是我的臣民。如果我非要做些超出常理的举动,那也是为了保家卫国。我也诚挚地建议你,Stark,让你的队友们保持冷静,不要在我们接吻时用强光能量射击我的脑袋,就因为我可能用舌头攻击了你的上颚。”




“我真不敢相信你说出了‘接吻’这个词,”Tony嗤笑,“你当真能够做到那一步?你,几十年如一日地套在那副铁棺材里——你还能记起你上一次吻一个人是什么时候吗?”




“我会扮演好我的部分;请你也完成你的。”Victor的齿间撞出一声愠怒的钝响,“没有我不擅长的事。希望当你亲自检验清楚的时候,你不至于在震惊和羞愧中悔不当初。”




Tony不怒反笑,“你可真是没有你宣称的那样了解我,是吧?你这个自大狂,我能让全世界以为我自出生开始就疯狂地迷恋你,而你甚至都不会知道我做了什么。”




然后车子就缓缓地停靠在了红毯的尾端,震天的欢呼从四面八方向他们涌来,身着拉特维亚传统服饰的男女老少拥在围栏之后,有的甚至三五成群跳起了Tony看不懂的舞蹈,笑得像吃了朵该死的向日葵;少数被允许入境的媒体争先恐后地占了几十个机位严阵以待,仿佛全天下再也没有别的一天比得上今天。




这扑面而来的荒诞感让Tony直想翻白眼。但当Victor领他出车门,他坚实的手臂围上他的腰间、将他拥向自己的时候,Tony的姿态也随之变了,更自如,更恣意,像是过去的每一天他都是像这样紧贴着Victor一般。他背脊中的僵直消失不见,腰肢的细微扭动变得柔软顺从,肩膀大方地舒展,一只手掌悄然溜上Victor后背脊线处的精巧结构,如幻如虚地抚过那些凹陷。他的神色在滴水不漏之间穿插着几分羞赧,又不至于过犹不及而显得紧张,反而让他眉眼间仿佛饱含期待。当他们从烛台上拾起象征真爱的长烛时,他会略微颔首抬眼,似笑非笑地追随着Victor的举动,像是钦慕,或挑战。行进时,他时而对人群微笑致意,时而又目中无人般地直视尽头处的圣坛,既温柔又傲气,步伐轻盈地与Victor形影相随。有那么几乎不存在的半秒钟,他偏过头去用鼻尖轻轻抹过Victor的耳廓,趁收回来时,灵活的舌头迅速在他耳垂上轻点过,像是风吹过两片紧挨着的树叶之间那种隐秘的摩挲。




Victor一下子收紧了把握住Tony侧腰的手甲,“演得太过了。”




“我名声在外,在喜欢的对象面前缺乏自制力,”Tony咧嘴,“还是说你这就要退缩了?”




“等会儿要把你的嘴唇咬出血。”Victor从紧扣的齿间挤出这么一句。




“嗷,你想来点粗暴的?求之不得。”Tony故意在他怀里摆着腰蹭了蹭,“我还有好多小花招,Vic,你会恨死我的。”




“你该称呼我为‘我的陛下’,王妃。”




变成小黄蜂混迹在人群中,举着迷你小手机在推特上直播的Janet van Dyne差点手滑把手机摔在一位异常激动的拉特维亚小老太太脑袋上。她发誓她刚才看到Tony Stark当着几千人(兴许还有网络那头的数百万人)的面舔了Victor von Doom的耳朵,两次。而她不远处的Maria Hill很是后悔自己没有一早把Tony Stark挖角到神盾培养成国际间谍,以及忘记带上即食爆米花。




TBC




Tony的礼服我没有找到完全符合的图片,但基本可以代入这个:



Doom的盔甲基本上就是Sideshow那个雕像,只需要把披风和衣服换成白色然后头盔取下来&一键整容(((



评论

热度(313)

  1. KybethDoomTony毒安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