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beth

爬墙超快⚆_⚆

波涛眠于深海

水表圈安利一发

浮生流转三生逝:

肆虐的波涛,终将冰冻于深海



01
每个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当好奇心过于强大时,它便成为驱使你前进的动力。
也许很多时候你自己都不身清楚到底所求的是什么。
但是有个声音告诉你,有个地方,有个结果,你要去寻找。



02
圣彼得堡的气候比克里米亚低上了几度,你却并未感觉任何不适。
到了正确的地方你并不着急去寻找答案,毕竟那栋建筑虽然朴素却依旧那么有特点。
你选择了四处闲逛,漫不经心, 却仿佛有神明的指引,你的记忆里并没有到过圣彼得堡的印记,但这里的每一棵树,每一条路却又是那样的熟悉,向你倾诉着那些你不曾参与过的故事。
当你停止脑内徒劳的思索后,你忽然意识到。
你现在已经站在了圣彼得堡大学的门口。
来来往往的学生络绎不绝,你的心底忽然生出一种宽慰来:“年轻真好啊!”你感叹着,但你并没有羡慕,因为你的潜意识告诉你,
你曾和另一个人长久的漫步在圣大的校园。
啊,那个人会是谁呢?



03
你已经在圣彼得堡滞留了三日,你感觉你隐约知晓了答案,但你最终还是决定走上一遭。
为了证明也好,为了让自己安心也罢,理由其实不需要那么多。
只是因为你要见一见那个男人而已。



04
在现代化的建筑群中,一栋已经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小洋楼其实很好找。
并没有想象中的重兵把守,要不是院里的针松被人整齐的修整过,你简直怀疑这里没有人居住。
带着不知哪来的勇气,你按响了门铃。
过了不久,一个年轻的姑娘前来应门,看起来很是家中的仆人“请问先生您有预约吗?”
“呃,这个并没有”你尴尬地笑了,从风衣口袋里掏出张纸,流畅的写下自己的名字和联系方式“我只是想见你家主人一面,冒昧前来打扰了万分抱歉,今日便不再叨扰,日后可以再联系我。”
小姑娘接过便条,你转身正欲离去,却听见身后一声尖叫。
“请留步!”那姑娘睁大了眼睛望着你“我去问一下,先生可能会同意见你”
姑娘步履匆匆离去,接着一位白发苍苍的大抵是管家的人恭敬地请你进去。



05
房间布局如同他这个人一样简约,原木给不大的房子平添了温暖,木炭在壁炉里不时“哔剥”地炸出一颗小火星,你捧着杯茶坐在沙发上,安静地等待着。
管家告诉你说“先生进来身体不好,平日里已经不会客了”
自己还真是幸运,你简单的感叹道。



06
“你老了”你没有想到自己见到他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对方似乎有些惊讶。
你连忙站起身伸出手去“抱歉,我是说,日安,尊贵的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阁下。愿您永远康健。”
你感到自己的手被一双苍老有力的手握住。
“日安,不必拘谨。德米特里·安纳托利耶维奇先生。”



07
你手中的茶只在杯壁内留下浅浅的痕迹,拇指摩挲着温润的青花瓷,你略显的有些尴尬。
而男人只是静静的坐在对面,时不时抿口茶,目光投向窗外,不知在思索什么。
你在暗暗地观察着他。



08
面前的男人不似外界传言那样冷酷无情,也不似留言里那样颓废不堪,虽没能拖住时光的步伐,曾经的矫健的身材也略显臃肿。
但是有些气质是会浸淫到骨血里,影响人一生的。

“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呢?德米特里·安纳托利特维奇先生。”男人转过身来问你。
是啊,你一个年老的摄影爱好者,上个月还在黑海沿岸拍着美丽的自然风光,而现在却在前总统的家里不知道问些什么。
你只是尴尬地笑笑,而却是男人先打开了话匣子。
意外地你们就像早已认识那般,谈的分外投机,不觉天色已晚。
你自觉叨扰,提议改日再叙。而男人建议明日同游圣大。
你前几日已经简略游览一番,但当你望进他的眼睛时,感受到多年冻土也有融化的可能。
你到嘴边的婉拒的话,换成了一个“Хорошо”



09
没有多大的阵仗,一辆普通的黑色轿车,一件米黄色的夹克。
他右手插着口袋,向你走来。
没想到一国前总统竟可低调至此,若不加分辨只会觉得那不过是位老人。
但你又忽的觉得他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静水流深”你想到邻邦的一个成语,脑海中浮现的画面却是极北之地的海洋。
大抵就是那人的模样吧。



10
当你们并肩漫步在校园里时,你知道,这里是他的母校。
任何人都对母校有着特殊的自豪感,而当男人用着过分夸张的形容词时,你却并不感到反感。
大抵是因为怀着同样的感情吧。
那种因为理解而产生的欣喜,如同一直徘徊在荒原上忽然看到了人烟般,不知不觉已经爬上你的嘴角。
“你笑了”
你自己都不知道。
“总感觉一种熟悉的安心,仿佛这些路我早已走过上千上万遍,早已铭刻于心”
男人停下了脚步住了话语,转过身来静静的望着你,抬手,拂去你肩上不知何处飘落的叶。
“我带你去看看校友墙。”





11
果不其然男人的照片排在第一个。
你漫不经心地跳过空缺一个个扫过,而男人只是远远地凝望着,深邃而哀伤。
墙上的照片铮铮如铁,他的眉眼却慈悲如水。
你想起过去西方媒体将他的眸子比作千年寒冰抑或无机质的玻璃,但你总觉得这并不恰当,在你看来,若是硬要比喻,你希望那是黑海海滨的海天一色,至少,他可以少承受些风雪。

你记起他昨日与你交谈时所说的
“时间起先只是使人产生了已经遗忘的错觉,使人感到平静。到后来人们就真的忘记了其中一部分,是爱或是恨。”
那人虽这样说着,有的东西却仍铭刻在他眼底,时光也不能让他抛却。



12
最后的最后,他说想带你见一位故人。
你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你有时候也觉得惊奇,自己一个摄影师竟能和这样的人物成为莫逆之交。
你对他没由来的信任,你没想过为什么他知道你的父姓(你不曾告诉过他)你也没有想过为什么你们好像相识已久。
你更没有想到,最后你们去了莫斯科。



13
后来管家告诉你,他身体不好,那天是他三个月来第一次出门。
当然也是后来,你才意识到,看似轻松的决定,实则是多困难的选择。



14
莫斯科还是莫斯科
从小公国到大联邦,她就默默地在那里,看着勤劳而顽强的儿女在广袤的冻土上繁衍生息,温柔而无情。
他作为一个前国家领导人出现在红场似乎算是个大新闻,但男人看起来相当不在意,虽然身体大不如前,但那份刚毅和自信还是会让暴徒退避三分的吧。
你在他转身进花店时这样想着。



15


他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和你走在通往公墓的路上。亚寒带的大陆性气候让莫斯科更早地飘起了雪,洋洋洒洒,抹去了你们走过的痕迹。


大抵真的是“故人”吧。
你思维四散的猜测着,手却突然被他拉紧一路小跑起来。
毕竟都是老年人了,你们的步伐不似年轻时的轻松。男人没有给你过多的解释,只是拉着你不停地逃。你则平静的看着这一场光怪的闹剧,你的神志也不太清醒,甚至产生了你们将亡命天涯的错觉。
错觉之所以容易让人沉迷,就在于它比现实美好的太多。



16
男人忽然将你拉向一旁的灌木丛,你踉跄了几步还是跌倒在地,正欲起身。
“砰!”
枪声响起在耳畔。
猩红张扬的爬上素白,蔓延,鲜红的花瓣伴着白雪从空中抛下。
他就安静地躺着血泊之中,红与白深深刺痛灼烧你的双目。就像触落了机关,过往的一切都在你脑海里炸裂开。
你头疼欲裂,坠向了无边的黑暗。



17
一只烛光出现在黑暗中,紧接着,一个又一个,成片的烛光汇出人群的海洋。
无罪的羔羊受了恶魔的蛊惑,昔日忠诚的信徒将质疑化作利器丢向你们。
“打倒警察国家!”你被成千上万双愤怒的目光注视着,羔羊似乎下一秒将化作豺狼将你撕得粉碎。
一只有力的手握住了你的,那人告诉你,所有的事情,他都会和你一起承担,就像从前的苦难,他也陪你走过。
你想感谢那人,却依旧想不起他是谁,你感到你们一起站在高台上,那人激情澎湃的向群众讲演,你却依旧看不清他的脸。
你注意到对面的大楼上一阵反光,你想都没想便一个箭步冲到他身前。

子弹击穿了骨骼刺破了心房,鲜血汩汩的外涌,不断流逝,呼吸间你感觉不到痛。
你直挺挺地从高台倒下去,倒向慌乱的人群,倒向了深渊。
在重新被黑暗包围前的那一刻,你听见那人声嘶力竭地叫喊
“季玛!”
别丢下我一人啊



18
你睁开眼是在病房,不顾一切地冲到那人的病房,你望着他沉睡的模样。
他到底是有多少事沉积在心,眉头紧锁的模样太过让人悲伤。
管家告诉你,先生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当你叛乱的最后一名成员已经落网。
你望着熟睡的他,那人就是这样,心思周全而缜密,安排好了一切。
“真讨厌啊,瓦洛佳,现在我回来了,你却要离开吗?”



19
5年前,正值总统大选,激进的民cui分子暗中受到西方和分lie实力的指示,对时任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发动暗杀,同在高台上的时任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发现了异常并为其当下了致命的一枪。
由于从高处坠落,头部受到损伤,你失去了在莫斯科的记忆,甚至连在圣大执教都记不起,只是认为自己是个摄影爱好者,由于手术面部与以往也略有差异。经过反复考虑,普京觉得对外宣传你已死亡并为你举行了国葬。

5年后,你找到早已隐退的他,他则带你回到莫斯科,引那最后的叛徒出来。
为当时毫不知情的你,当下了远处的一击。

现在你捧着一本罗马法守在他的病床旁,虔诚无比的画着十字。
再漫长的旅途也有到站的一刻,瓦洛佳,为什么你还不醒来呢?



20
他缓缓地睁开了眼,并不发出声音,一贯冷静地审视周遭,考虑下一步的打算。
他转过头看见床边的你,嚅动干裂的嘴唇,声音沙哑而低沉
“对不起…”
你握住了他的手笑着摇了摇头,抬起脸却发现不知何时滚落了泪。
“瓦洛佳”你唤着他“瓦洛佳”你一遍一遍地呼唤着,仿佛整个生命只剩下了眼前的人和这个单词。
他伸出苍老的手,缓缓抹去你眼角的泪水
“我在,季玛。”




那一刻,你迷失了5年的结果,终于找到了。



21
当一个事件远去,你意思到,那是历史。
他和你一样定居在克里米亚半岛享受更多的阳光,毕竟,你们前半生所经历的风霜数不胜数。你们一起去钓鱼,去喝茶,或者只是漫无目的四处闲逛。当孩子们指着教科书里你们二人的合照时,你们则会淡然的一笑了之。
生活简单而美好。



22
记不起哪次他邀你一起品尝中国友人带来的好茶,你看着茶叶在杯中舒展沉浮,好似人的一生。
他忽然开口问到
“当时为什么会来找我?”
你偏头想了想,笑了。



23
你想起柏拉图《会饮篇》的一段话:
“人的两性本是一体的,神将他们分成两半,仍有本为一体的两个人生活在世界的不同地方,当终于相遇时,他们会重新变的完整。”
当你找到了他时,感受到自身这一辈子因对方的存在而变的完整。命运的齿轮咬合,开始转动。你们的生活才真的称得上生活。




“在他们相遇之前,那种寻找的过程和期冀的感情,
就是爱情。”



24
你知道他一直都在等你的那个问题。
但你情愿就这样耗着,却就是不会问出口。
你比起他来说,称得上是略高一筹。说是懦弱也好,说是逃避也罢,比起直面那个冷冰冰的也许不招人待见的结果,现在的情况好的太多不是吗?
起码还能一起喝茶聊天。
毕竟,你尊重他的选择。



25


托尔斯泰说“人生的一切变化,一切魅力,一切美,都是由光明和阴影构成的”

而你们的故事大概定是如此吧。

END
BY:奈落

===============
还是想说点什么
如果觉得两人的性格有点软,我觉得也许老了就会看开很多事,就像开头所说的,汹涌的波涛最终会冻结止息在深海,年轻时的戾气,也会被时光温暖的。
关于困难的选择和问题,
就是熊失忆后去找虎,首先选择要不要想起来,既然熊是自己来的,虎就选择帮他想起来。其次是决定回莫斯科,莫斯科有熊的假墓碑,如果熊看到可能全部都记起来,不过这也有风险,就是那个最后的叛徒还在。而且熊在圣彼得堡没想起啥,说不定想不起了也是更好的生活呢,不过最后,虎还是决定回到莫斯科。
关于问题就是 为什么知道会有危险还是带当时不值情的熊会莫斯科,其实也可以理解为关于爱的问题。


关于圣大的校友墙,排在头两位的是虎和熊 ,不过因为设定熊对外死亡,虎就让人把熊的照片拿掉了,所以才会有空缺。

好吧就这样吧,希望他们在真实世界能够安好。以及洛亚小天使明天都要开开心心的,心想事成,明年考试过后就面基吧!^_−☆@Veronica_zkx 

有什么ooc和bug欢迎大家在评论里讲啊。

爱你们的奈落

评论

热度(50)

  1. KybethNaro 转载了此文字
    水表圈安利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