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beth

爬墙超快⚆_⚆

【上下铺组】周末

阿夏夏阿:

本文为人民的名义一书中侯亮平与陈海的同人衍生作品
CP为 侯亮平X陈海  侯亮平X陈海  侯亮平X陈海


是车   是车  是车


全文走简书链接(放在文中间和评论里)


有私设有OOC,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




难得的清闲周末,侯亮平没加班,孩子周五放学就被爷爷奶奶接走了,说是这两天要带着他去乡下采摘园玩。


陈海一觉睡到到十点钟才起,如果放在以前,他绝对不会做出这种毫无自制力的事情,但由于前一天晚上侯局长给他擦身子擦的格外仔细,格外漫长,格外深入,他今天,真的起不来。


之后闹心市民陈先生在侯局长完全多此一举的帮助下刷牙洗脸穿衣服,然后在侯局长关切的目光下吃完了他“千辛万苦六点钟赶早市买回来的”爱心早餐,又在侯局长的亲自陪同下去医院做了复查。


医生说陈海恢复的非常好,平衡感差不多也正常了,鼓励他多做运动,保持心情愉悦,然后目送着侯局长一路扶着陈海走出去。这么好的兄弟,我咋没有呢,单纯的医生如是想。


“医生都说我恢复的特好了,猴子你能不能别再扶着我走路了……”陈海从办公室走出来就开始掰侯亮平那仿佛焊在他腰上的手。


“海子你没听医生说吗,平衡感差不多好了,差不多不就是还没好吗,我一撒手你摔了怎么办?还有听着没,多做运动,快点儿,快谢谢我给你运动…”某位讲歪理小能手又开始见缝插针地撩拨人了,几句话把陈海臊的无言以对,掰人的手也卸了劲,半天憋出一句:“侯亮平你小子怎么越来越不要脸了?”


晚上陈海牵着侯亮平去公园遛弯的时候多走了几圈,微微出汗才回家。走路的时候还没什么事,上了楼一坐下就开始觉得腿酸,两个人换上宽松的家居服,打开电视看新闻,侯亮平把陈海的小腿架到自己大腿上开始按摩,一边按一边跟陈海闲聊。


“海子,你记不记得大一那会儿,我有一次打篮球把脚给拧了,你天天晚上用红花油给我揉脚踝。”


“不止揉脚吧,我记着那时候你衣服也不洗,也不下楼吃饭,不上课都不下床,我那真是,除了上厕所,啥事儿都替你干了。”


“嘿嘿,还是你疼我,天天给我打饭洗衣服,我那时候就决定了,你陈海是我一辈子的好兄弟。来张嘴吃葡萄,我给你放水去,你泡泡澡,要不然明天就不止腿疼了。”侯亮站起身,往陈海嘴边递了一颗葡萄。


“侯亮平同志,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把我当残疾人对待!还有你就给我吃一个啊,我都大病一场了你还跟我抢吃的!”


陈海嘴里这么说,脸上分明满是笑意,侯亮平忍不住弯腰亲了一下陈海,然后转身去浴室去放水。陈海抬头望着侯亮平的背影,哎,这葡萄太甜了,甜的他心怦怦跳。


侯亮平往浴缸里撒了点儿浴盐,扶着陈海泡进去,然后自己拖了个小凳子坐在浴缸旁边,给陈海洗头。他手底下还能隐约摸到陈海后脑那道长长的疤,微微凸起,硌的他从手上疼到心里。快三年了,明明最艰难的时候早就过去了,他竟然还是有抱着陈海哭一场的冲动。


就好像陈海醒过来的那天,他一路超速开去了医院,推开病房的门,看到那人偏着头微睁双眼。他疾步走到床边,攥紧了陈海没吊水的那只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看着陈海笑,呆坐到护士提醒他病人需要休息。他笑着跟陈海说:“海子,那我走了,晚上我再来看你。”


结果侯亮平甚至没办法打开车门,他浑身都在抖,蹲在车旁边哭的喘不过气,如盲眼之人得见光明,巨大的喜悦和解脱感让他不知所措,只能不停的哭,长久的压力在这一刻释放,侯亮平捂紧双眼,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流出来。


路过的人看到他,只以为这又是一个崩溃的伤心人。


“猴子,猴子,回魂儿了,我那后脑勺要让你揉秃了!”陈海不用回头看就知道侯亮平又在摸着他的疤神游,自从他醒了以后,侯亮平就经常盯着他,或者摸着他发呆,脑子里肯定全是‘我差点儿就彻底失去陈海了’ ‘海子当时肯定疼死了’ ‘我以后得随身揣着陈海’ 这样的想法。


“嗯?哦!没事儿,我看看,没秃没秃,不用担心。”侯亮平被叫回了魂儿,继续手下的搓洗工作,陈海头枕在浴缸沿上,也不问侯亮平刚才想什么呢。有些事不必说出口,两个人心中互相知晓就很好。


泡完澡要站起来的时候陈海一个没稳住,差点又软回浴缸里。侯亮平赶紧一把捞住他,蹭的半身衣服全湿了,半透的白T紧贴在胸前,莫名有一种湿身诱惑的色情感。陈海一抬头,正看着那一片大好风光,脸倒是没红。然而耳尖出卖了他,侯亮平一边扶着陈海坐到小凳子上,拿着大浴巾给他擦头发擦身体,一边打趣:“海子,你那耳朵都要熟了呀。我身上哪一块你没看过啊,还害羞……”


陈海顾左右而言他:“你看那时候你说买浴缸我就不让你买,浪费水不说,我还有滑倒的风险。”


“那不是为了你身体嘛,医生都说了,泡泡澡,促进血液循环,放松肌肉,对你有好处。诶,你怎么转移话题啊海子?”


“你是不是一天不占我便宜就浑身难受啊,再这样晚上你上客厅睡去!”


“我说点儿实话还有错了,本来就是嘛,咱上大学那会儿去澡堂子还互相搓背呢,就差上厕所给对方扶……”


“侯亮平!!”


“唉~,陈海你变了,你以前从来不凶我的。”


“以前,以前你和我又不是……”


“不是什么?啊,不是什么?”


“以前我又不是你男人。”


“哈哈哈,对,你是我男人,男人啊,我现在浑身难受,你能不能让我舒服舒服啊!”


“你打住啊!!昨天才来过!这么大的人了,能不能克制点儿!!”


侯亮平伺候完陈海,站起身来开始脱衣服,一边脱一边跟陈海说:“哎呀我这不洗也得洗了,湿透了。海子,你说你这一靠,耽误我多少睡觉时间,你怎么赔偿吧?”


陈海笑出了声,一边推门出去走向卧室,一边说:“今晚你睡客厅,我可以留被子枕头给你做补偿。”


“哎!别呀,我马上就洗好了,睡什么客厅啊!”


侯亮平匆忙洗了一下,围了一条浴巾就关门上床扑向陈海,大型犬一样整个人贴在陈海胸前蹭来蹭去。陈海以为侯亮平这是在和他亲昵,于是半搂着他,随这泼猴在自己身上怎么胡来。


两个中年男人,想做什么也多半是有心无力了。陈海还挺庆幸的,这要是二十啷当岁的侯亮平来弄他,不出半年他就得去医院肛肠科挂号。


听了这话侯亮平很不满意,一边仗着自己力气大把陈海死死压住,一边贴着陈海的耳朵边吹风“怎么非得一夜七次算有力啊,我没力吗?你不爽吗?”


陈海那本来就薄的面皮唰一下红透了,推又推不动身上这尊神,只能低声骂人“这么大人了,你害不害臊啊?!”


“我不害臊,我舒坦,来来来,才九点半,我抓紧让你再舒坦舒坦。”说话间侯亮平已经开始解陈海的睡衣扣子了,手上不老实,嘴也不老实,亲来亲去的。


陈海只能认栽了,放弃反抗,任由侯亮平在他身上作孽。


http://www.jianshu.com/p/ccefa6e96b50


“计生用品没有了,下次去超市顺便买点儿。”侯亮平一边扶着陈海去厕所一边说。


“你就不能先弄再洗,非要折腾两次,侯亮平,你克我啊,你是不是一天不折腾我就浑身难受,我都快四十六了!”陈海简直想真的把侯亮平发配到客厅睡觉了。


结果某位事后赛神仙的猴崽子一边给他清理,一边坏笑着说:“错了,错了,那咱以后都跟昨天一样,在浴缸里来?”


陈海愤怒的捶了侯亮平一下,捂着眼睛靠在侯亮平肩膀上,苍天啊,我到底怎么想的才同意他搬过来和我一起住的?





可能这就是奇妙的缘分吧੭ ᐕ)੭*⁾⁾


评论

热度(167)